联系方式
  • 技术支持:feedback@emokit.com
  • 商务合作:biz@emokit.com
  • 联系电话:13910771038
  • QQ交流群:125855917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媒体报道 >

EmoKit魏清晨: 放弃心理测试,他的引擎根据情绪匹配音乐,用户猛涨到1500万

  在《超能陆战队》中,因一场大火,身心饱受创伤的小宏闭门不出,哥哥生前留下的治疗型机器人大白则成为安慰他的唯一伙伴。而现实中,魏清晨想要做的,便是让僵尸机器变成大白,帮助更多人缓解心理问题,强大内心......

EmoKit创始人——魏清晨

  只为人们更强大的内心

  “情感计算是人工智能很重要的组成部分,它能做到让人工智能更加贴心,就像大白一样。”

  魏清晨希望未来他和团队共同打造的情绪识别引擎EmoKit,能把形同僵尸的机器变成暖心大白,让人们的内心更加舒适,更加强大。

  而当我们把时间定格在六年前,那时,魏清晨还坐在北京金融公司的办公室里……

  “2010年,富士康在半年里连续有13个产业工人跳楼自杀,这件事对我触动非常大,20岁左右的孩子采取如此极端的方式结束生命,非常可惜。”

  其实,从2006年魏清晨就开始关注心理咨询行业:“就当时来说,社会压力大,又处于经济结构转型期,不同人聚在一起,势必会产生很多碰撞,肯定有很多人无法适应,他们的心理问题怎么解决?”

每个内心焦虑的人,都需要“大白”来安慰

  怎样满足在不断发展的社会下,人的内心变得更加舒适、更加强大的心理需求?

  彼时,魏清晨只把这些当作业余爱好来研究,但“富士康十三跳”事件,让他意识到:解决人们的心理问题,具有很大的社会价值,必须创业!

  很快,魏清晨办理了辞职手续,创业之路就此开始。

  两次转型,终定“海妖”

  创业初期,魏清晨以给企业做线下团体减压切入,但线下减压的市场体量小,加之缺乏核心技术,如果做得好还容易被copy。

  “2009年,移动互联网开始兴起,流量越来越丰富,资费也有所下降。这时我们认为应该有一个新的形态去切入一块更大的市场。”

  魏清晨决定放弃线下业务,转向APP和情绪识别算法的积累。

  “最开始的形式是第一代‘养心宝’APP,用户填写问卷,经过量表评测,得出自己的心理压力类型,平台会给出建议,如饮食、疗法、药膳、作息等等。”

  而随着2013年“养心宝”第二版上线,平台能根据用户的呼吸和心率,为其贴上标签,随后给出恢复方法,如书法、诗歌、音乐、功夫。

  通过迭代,养心宝APP积累了150万用户,但魏清晨却发现了一个问题:如果给用户贴上心理压力标签,会对其造成负面心理暗示。

  同时,在开发产品的过程中,遍观市场,同行们都在集中力量发现情绪问题,却没有人真正提供解决方案,在功能上形成闭环。

海妖音乐“情绪识别+情绪优化”的闭环

  “国外有一家叫emotient的公司,技术实力很强,是从谷歌glass衍生出来的团队,却被迫卖给苹果,就是因为没形成闭环。”

  于是,魏清晨和他的团队转而研发“海妖音乐”,不再有心理测试,只通过语音和心率来判断用户的情绪,进而匹配音乐。

  而无论在技术或体验上,海妖音乐相较于养心宝,都有质的飞跃。

  在技术上,养心宝主要基于心率数据来判断情绪,用户在测完心率后,需要输入性别、年龄、每周运动时间及测心率的姿势,完成后,再套入模型。

  而海妖音乐,根据心率波动特征来判断情绪,倚靠相对心率,并加入自学习模型,用户测试的频率越高,精度越高,并加入语音,优化情绪识别。

  在用户体验上,海妖音乐会根据音乐的音高、节奏、旋律、音强打情绪标签,匹配用户情绪,首先释放负面情绪的音乐,再补充正面情绪的音乐。

  “如果把一段情绪的波动理解为波形,那么音乐也属于一段波形,当产生共振或者抵消时,就会有更多的感官享受。”魏清晨说。

  Emokit,让更多人释放情绪

  为能让更多人的情绪问题得到解决,魏清晨想,不如把情绪识别和匹配的算法开放给开发者:“比如音乐、体检、拍照类APP和穿戴设备以及机器人开发等等。”

  魏清晨和他的团队决定面向开发者免费开放SDK(软件开发工具包),主要分两块:(1)后台:提供各种API(应用程序编程接口);(2)手机端:包括语音、心率的采集,做预处理,如音频特征提取。”

  此时,“海妖”二字也慢慢脱离这套情绪识别引擎,取而代之的是“EmoKit”。“EmoKit”是一个合成词,由Emotion的前缀和“Kit”组成,Kit的意思是开发工具包。

  而为何要向B端和D端(开发者)免费开放SDK,魏清晨有自己的理由。

通过免费开放SDK,让更多人情绪得到释放

  首先,算法精度的提升,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数据,而通过免费开放,能迅速扩大使用人群,在较短的时间内获取大量数据。

  其次,EmoKit和同行的关系就变了。

  “最初,无论做心理体检APP,还是音乐APP,其他同类APP都会认为我们是竞争对手,但如果开放SDK,他们就会认为我们是为其免费提供技术支持的服务商,格局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  而至于盈利问题,魏清晨也并不担心:“我们拥有供应的闭环,不存在其他识别类公司的瓶颈,能针对不同人群形成整体行业解决方案。我们的商业模式是在后端行业解决方案收费。”

  三步走,对标人工智能

  截止2016年3月,通过开放情绪识别引擎,EmoKit吸引了2000多名开发者,并积累了1500多万用户,在闭环的优化上,EmoKit也实现了进一步突破。

  除了通过心率和语音判断情绪,在情绪识别方面,EmoKit也加入了对表情与笔迹的采集,并将正负面情绪,各归类为12种。

  “情绪识别的算法已更新至第五代,通过综合多种参数,形成多模态的情绪识别,在第三代时,精度就已超过80%。”

  在情绪优化上,目前打过情绪标签的音乐已经超过160万首,作为新的互联网入口与业态,EmoKit也正尝试用机器识别的办法分析图片匹配给用户。

  “我们可以将情绪识别和匹配打造成智能硬件里的一个必备模块,就像苹果的HomeKit和HealthKit一样,实现万物互联。”

  现在,EmoKit在安卓wear的SDK已开发,待谷歌测试完成,EmoKit会向全球安卓wear开发者、智能腕表开发者,免费开放一个接口。

EmoKit应用场景三部曲

  而更进一步,人工智能也走进了魏清晨勾勒的蓝图。

  “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的皮卡特教授曾说过:如果要让机器实现真正智能,与我们产生自然而然的交互,它就必须具备情绪识别和表达的能力。”

  在情绪表达方面,EmoKit的开发也正在启动,为此,魏清晨正与“图灵机器人”等伙伴开展合作:“也许过不了多久,创业大街上会有一个我们的体验间,我们设想的未来生活场景,都能在这里展示。”

  要实现这样的愿景,除了“深度学习”技术的应用,更少不了“专家系统”的支持:“以心率为例,专业的医生也无法判断代表何种情绪,只有基于专家理论、跨行业的交叉知识,才能搭建出一个模型。

  所以,除了与中科院心理所、清华大学心理学系、美国卡内基梅隆大学语言技术研究所等专业机构合作以外,EmoKit优质的核心团队也为技术的创新与提升输送不竭动力。

跨学科技术与跨领域管理的核心团队

 

  2010年到2016年,6年漫漫创业路,不同的朋友都和魏清晨讲过:老魏,你也做了好几年了,我要持有一股,这么多年早就割肉了。

  “但是我们为了使命,还是选择了坚持下来,同时为了不辜负朋友和家人的支持,只能把产品做得更好。”魏清晨感言。

  2015年,他顺利获得了投资,而现在,对于魏清晨,才刚刚开始。

 

 

  来源:天使湾【查看原文